第十九章收保护费

小说:佣兵天下 作者:说不得大师 我要报错
  在魔法历元年前后,是整个世界最为风雨漂泊的一段岁月,期间,不断传来各种非常惊人的消息。手机看小说wap.

  如果说这几年间,还有一段平安的日子,那么就是在魔法历2年到魔法历4年之间。

  --《艾米帝国西林城.城志》

  第19章收保护费

  整个艾米诺儿大6,被镜之大洋包围着。顾名思义,除了南部圣雪山海岸和北部的梅西斯山脉海岸由于山风凛冽风浪比较大之外,艾米诺儿大6其他地带的海岸均风平浪静。

  在艾米帝国西部,并没有什么大6,甚至连大一些的岛屿都没有,因此,西部虽然颇有一些半圆形海湾甚至是天然海港,但是这一带设立任何军事海港。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核心原因是处于红月历后期和魔法历伊始的时候,各个大6各个国家均没有什么成形的舰队,甚至没有专门设定舰队的直管部门,虽然各个国家也设立了为数非常少的几个军港以及一些以船只为主要工具的部队,但是,在当时的舰船规模以及军事防御主要方向来看,那些以船只为主要工具的部队只能成为海岸救援部队而已。

  而对于商人而言,整个艾米诺儿大6上,大6公路象蜘蛛网一样交织着,每一个大一些的城镇几乎都被这张蜘蛛网所覆盖,虽然通过公路网运输货物的数量无法象海船那么大,但是度以及安全性却远远过海洋运输。这种情况也是导致艾米帝国西部海岸线上竟然一个海港都没有的原因之一。没有海港,必然就没有大的城市,或者准确一些说,连一些大的城镇都找不到。

  艾米帝国与修斯帝国是依据狮子河河道自然分界的,在狮子河入海口,有一个由狮子河冲积而形成的岛屿,就冲积岛屿而言,这个岛屿是相当大的。早期,这个岛屿上并没有住户,生长了大量茂密的红树林,而这里又位于大6的西侧,因此这个岛屿被成为西林岛,后来,岛上逐渐有了居民,形成了村落,又被成为西林村。当然,这只是艾米帝国西海岸,象星辰繁点一样有着一连串的小村落中的一个。再后来,在外海现了大量的鱼群,村落的规模逐渐扩大,为了维护治安以及防范小股的海岛侵扰,帝国派了部队,这个村落正式升级为西林镇。

  从城镇的规模来看,西林镇的只有3000人左右,与大6内部大部分城镇相比,都小的可怜。就驻守军队而言,与正规的边防军相比,也差的可怜。帝**队总部可能过于相信宽达4000米的狮子河,对狮子河沿线守备力量与其他边境交界驻守力量相比,本身就很差;而负责防御狮子河的守备将军幻兽骑士范子爵就更有理由相信,位于出海口的西林岛,距离修斯帝国足有6000米以上,这里就更不需要派遣什么大量的正规部队了,如果不是迫于帝**总部的压力,200人的基础剑士营他也不想派遣。

  虽然他可以忽视这个岛屿的存在,甚至每次开大战区会议时,每每诉苦--表示这个小村镇的军事投入过多,没有合理回报,帝**总部又不给多开费用,已经成为他防区的黑洞。

  但是,如果有一天,有几个人明目张胆的来向他接收这个岛屿,无疑,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魔法历3年秋天,在范子爵的将军府议事厅里就坐着这么几个人。

  坐在大厅正中高背椅子上的范子爵平举着自于帝**总部的一封信翻来覆去的看着,眼睛透过信的上部,暗暗的扫了几眼正在下面站着的几个年轻人,默默的品味着信里的味道:

  艾米帝国狮子河边防军将军范:

  悉,防地西林镇设立部队后,导致狮子河防区军费出现增长,而帝**总部亦无法解决。

  现有小佣兵团团长艾米阁下愿意承担起该镇的护卫工作,并愿意承担已经驻守该镇的200人的剑士营的军费,经总部核实,该小佣兵团确实有此实力。

  按帝国佣兵团协防规范,总部确认:即日起,西林镇驻防交给小佣兵团,该团拥有当地征收税后的50%作为驻军费;驻守期间,归属狮子河边防军防区。

  艾米帝**总部元帅范大同公爵

  众所周知,帝国向国内民众按照人数征收什一税,其中50%是直接交给当地军政长官用来投入当地军队和政务的。在过去的3年里,自从西林设立军队后,尤其是增设的是剑士营,不论是在军饷投入还是在士兵武器装备投入上,都是所有军种中投入最少的,虽然每次抱怨人员增加又无法获得更多的军费,但是,这并不影响范子爵以及亲信的官僚们多了一些来自于西林的额外收入。

  现在有人想接手,这肯定是范子爵不想接受的。

  再次透过信的上部看了看面前的几个年轻人,范子爵揣测着,如果不给他们,他们有实力对自己形成威胁么?看来不象。面前一共只有8个年轻人,年纪都非常小,大概都不到20的样子。

  为的一个,是一个好像是出身于贵族的年轻人,也仅止于好像。在刚才短暂的交谈中,范子爵已经获知了他的姓名:艾米.哈伯,根据范子爵的印象,在帝国目前伯爵及伯爵以上的家族中,并没有哈伯这样的家族,或许是出身于贵族家族的书童吧?这个少年一身白色衣衫,嘴角微微上翘,始终流露出一种和善的笑容,显的几分文弱,背后背了一把和他的体形极为不配套的双手大剑,如果是金属的,估计应该有20斤以上。怎么看也不象少年能够使用的,或许不是金属的,再说,就算是金属的,也无所谓了,这把剑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恨事低微,在帝国任何贵族都不会使用双手剑,双手剑是无法在坐骑上使用的,这会影响贵族对骑士身份的追求。

  不过,这个落款的章很有意思,虽然每次来的公函,落款都是元帅范大同,但是这一次的章和以前不是很一样,没有带元帅徽。不会是假的吧?是不是先把他们监禁起来?范子爵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防地可以不交,但是这么无缘去得罪人,而且这些人可能真有很强的实力,总是不好。

  “艾米先生,非常高兴可以看到您愿意参加本领域协防工作。不过,恕本人地处偏僻,所以对外面了解不多,对阁下几乎一无所知,可否先自我介绍一下呢?”

  “呵,将军大人。”白衣少年笑着点了一下头:“我只是一个小佣兵,刚刚入道2年,实在说不上有任何可以介绍之处。”

  “艾米先生,最近西林岛附近屡屡现大股的海盗,为此,我已经向军部提出增设新的海防军队。出于这个考虑,我建议你先回军队总部重新确认一下,您的意见呢?”既然只是一个小佣兵,那么就没有什么可以客气的了。

  “ok,那么将军阁下回见。”白衣少年根本不象是要求拒绝了一样,微笑着点头致意后,带领后面7个只有15、16岁的男孩扭头走出了大厅。

  “艾米大哥……厄……又说错了,艾米团长,我们就这么走?刚才那个什么将军好像是……”走出将军府邸后,身后一个男孩连忙问艾米。

  “呵呵,还是叫大哥吧,我说了,除非是在官场上,否则不用这么客气,我们都是世交。”艾米打断了男孩的话,淡淡的说,“我们回帝都,再修养一段时间,我想下次可能会有人来请我们回去的。”

  正在为自己出色表现从而为自己获取了更多利益而沾沾自喜的范子爵,当然不会知道他已经犯下了天大的错误。

  时间倒推回魔法历3年春,池伯爵通过一系列让人叹为观止的高手段,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诱之以利,悉数搞定了手下7位大队长和25个中队长。

  事实上,也并非完全一帆风顺。

  有三个出自名门的大队长就极为不配合,最主要的原因并不是不爱财,一个同为帝国大队长的同僚为什么就可以越过参将等职务直接被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呢?这种心理作祟之下,合作态度一直比较糟糕。当然,只有这种难度之下,才得以显示出池伯爵高的手段和广泛的交际。

  在获知这三位大队长分别喜欢:财、色、战功后,池伯爵打着国王陛下和军务大臣池公爵的旗号,与帝**总部作了仔细沟通。于是有了三次不同的宴请。

  先被邀请的是一个素以开疆拓土保家卫国的勇士型大队长,“以兄之才,胜弟10倍,而目前仅止于大队长一职位,非才不够,实在是没有得到良好的土壤。为将官者,非武勋不能得以提升,而出于京畿,面对的碌碌之官僚,无异于明珠埋于粪土。”池伯爵接着开始现身说法,他本人,本来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为什么会被提为将军呢?关键是在帝国边防军打过仗,而这些年,其他地区基本无战争,这样在提升军官时,只有来自北部联邦的人可以提升,实在是惭愧。当然,池伯爵脸上是不会露出一丝一毫惭愧的表情:“我私下认为,以兄之才,如果也到边疆,尤其是常有小摩擦的北部边疆,那么参将、将军等职位指日可待,甚至是元帅杖离兄也不远,如果兄愿意,则弟愿意以性命向军部担保,让兄之才华得以展……”且不论这个大队长在军事才华上是否可以与帝国边防大磨石相比,就从机智来看,远不是一个当量级,池伯爵轻易踢掉了眼前一个小石子。

  第二次宴会请的是爱财型大队长,则是以诉苦开始的:“唉,居京大不易呀,虽然贵为伯爵,但是京城里比将军品级高的官员太多,见到一个小小的子爵都有可能需要下马施礼,而且所有的监察部门都在京城。我在帝国边防军任大队长4年多,期间敛财40万,而在这里,上任3个月,不但分文没有,反而是倒贴3万,好怀念天高皇帝远的那段日子呀。”池伯爵是肯定不会说出自己的40万巨额财富是来自于可怜的哈米人帝国王公大臣的。在仔细观察现贪财大队长也露出了羡慕之情后,池伯爵则把昨天宴会的话稍微作修改:“我私下认为,以兄之才,如果也到地方,那么可以想像财源滚滚的景象,如果兄愿意,则弟愿意以性命向军部担保,让兄之才华得以展……”当然,至于池伯爵本人已经想出了在帝都如何大财的计划,是不会泄漏给一个时时看自己不顺眼的部下。

  与爱财、爱事业的男人相比,好色的男人无疑是最好沟通的,这一次,连饭都省了,只是两杯茶水,池伯爵就开门见山了:“最近,帝国中部盛产美女的四重区缺一个大队长之职务,我向军部保举了阁下。在过去的几年里,四重地区军备松弛,而且屡有一些帝国低层军官打着军官眷属的幌子,骗取当地无知美丽清纯少女,甚至一人娶妻多达15人之多。”说到此,池伯爵重重一拍桌子:“此次,我力请军部考虑请弟前往维持当地治安,我认为,非弟之才能以及潘安之貌无法整顿当地之军纪,务请弟到当地后,一定要严加查处,维持我军人之良好形象。”一番肺腑之言,已经让好色大队长感动的涕泪横流,面呈桃花色,握住池伯爵之可爱双手,呜呜而言:“生我者父母,知我者伯爵也,如果日后有需要小弟之处,一张纸条,小弟甘愿赴汤蹈火。”当夜,该大队长离开伯爵府后没有回府而是直接快马加鞭赶往新的任所整顿军纪了。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1070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