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谎言连连

小说:佣兵天下 作者:说不得大师 我要报错
  “四个字,胆大、心细。www.”夜色里,苏文拍了拍常庆的肩膀,进了自己的帐篷。

  曲建红也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随口把门外的见习骑士喊了进来:”啊浪过来,帮我把战斗盔甲准备好,我先睡一会,两个小时后,你把我叫起来,帮我穿上盔甲后,你再休息。在这中间,有时间帮我把锤擦干净。”

  作为一个世家子弟的后裔,又是通云关人士,艾米出于负责任考虑,把啊浪推荐给曲建红作见习骑士,等16岁以后就可以晋升为正式骑士,如果有功勋,直接就可以成为帝国贵族。

  “嗯?”14岁的小男孩一愣:“阁下,如果晚上有战争,能否让我也参加?”

  “哦?你想多了,今天晚上轮我值班,你不用跟了,明天还要休息。”曲建红在床上翻了两下:“你看到我床上原来有一个布袋子么?”

  “是这个么?”啊浪从睡袋里深处摸出了一个瘪瘪的袋子。

  “谢谢,扔床上,再帮我找一本日历来——去年和今年的我都要。”曲建红一头倒在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事实证明,远征军过于谨慎了,当天夜里风平浪静,整个森林里连个秋蝉都没有,静悄悄一片。

  第二天下午时分,和青洛长老预测的一模一样,远征军真的看到了那片人造沼泽,这一段泥泞道路足足有1o余里。

  还好,大6公路的地基高于普通地面一米。两侧还各有一条排水沟,在河上还有石桥和引桥,所以,违坝造湖并没有给大6公路带来毁灭性破坏。

  青洛和另外几个精灵驾驭着狂鹫沿着桑干河北系仔细巡视了一番,现在已是深秋,界林大多都是阔叶乔木,寒风四起,树叶全是黄红两色,2o里以内,周边没有任何异状,青洛带着森林精灵又向东一口气飞出去8o余里。傍晚时分才返回远征军。

  苏文已经指挥远征军扎下营地,为了安全起见,整个大营依托大6公路和西面大沼泽修建,按照苏文的想法。除非是黄金四族,否则没有其他人类能快通过沼泽,所以以东南北三个方向作为主要防御点。

  包括池傲天在内的所有人都在等青洛的消息——这就像回到了花语平原,在战争中,优秀的斥候甚至比优秀的将军更重要。

  “长老,有什么异状么?”常庆先沉不住气了。

  青洛脸上飘动这莫名其妙,微微摇头:“没有,什么都没有,四周2o里以内非常安静。在东面,我们一直飞到了环形水道,距离这里大概有1oo里左右,确实有战争,而且确实是一场围城战,本来想再靠近一些,后来下面飞起了十多位幻兽骑士,接着就动用了床弩,不得不退了回来。晚上,我会再派出精灵轮值。”

  根据青洛对本杰明教授的了解,教授很少有占卜出错的时候。

  “也就是说,我们如果快的话,明天下午就能解围?”曲建红全身披挂,两把单手尖嘴锤靠在左右。

  “可以这么理解,不过,可能性不大,围城的敌人估计也会有上万,在界林里,他们只要派出两三千人马把大6公路一堵,或者干脆把大6公路挖断,四面八方都是树,我们就必须强攻……”青洛苦笑着又摇了摇头。

  “那……要不我们也放一把火吧?干脆把森林烧光算了。”曲建红脸上露出了坏笑,“长老可不要生气,这些树木烧了以后可以长得更好嘛,我前些时候可听说了,澜山和梵水被烧后,刚过了一年的时间,现在已经又是郁郁葱葱。”

  “我没什么生气的,只要你不怕把自己烧死,随便你。”青洛心里嘀咕着,在这茂密的大森林里放火?现在刮得可是西北风,火一起,最先倒霉的就是远征军!坐骑的度再快,能和风比么?

  “行了,不多说了。”苏文站起来结束了对话,老军人再一次感到真累,这要是黑袍塔扬还在该有多好,哪里用自己伤这个脑子,全扔给塔扬就好了:”就是最后两三天,诸位晚上都不要睡得太死,青洛、常庆,今天两位轮值。”

  入夜后,再次刮起了冰冷的西北风,天空中一片云都没有,下半夜,南天巨大的猎户星座闪烁着冷冷的寒光。

  “你怎么还没有睡?”常庆第四次从曲建红大帐经过,这一次,不仅帐篷没有熄灯,年轻的大公爵竟然在门外夹着单手锤给地行龙勒皮带。

  “哦……屁股都磨出血了,疼得实在睡不着。我这几天现了一个诀窍,白天行军的时候,把所有盔甲都穿戴整齐,靠盔甲的支架,完全可以在地行龙背上睡着——当然必须很困,这还有一个好处,睡着了就感觉不到痛了。”

  曲建红呲牙咧嘴似真似假地说着。

  神经病!常庆心里嘀咕着,这番话是准备来骗鬼的吧?晚上因为痛睡不着,白天骑马的时候反倒睡觉可以止痛?

  “有什么情况么?”

  “唔……难道在我轮值的时候必须有什么情况阁下才开心么?”常庆带着坐骑围着曲建红转了两圈,现在常庆也拥有世袭罔替的帝国大贵族头衔:”刚才青洛前辈在南面和北面的老林子上空又转了几圈,什么都没有现,如果不出意外,今天俺就侥幸逃过去了,等回头你轮值的时候,我如果晚上睡不着,也一定也会帮你多叮嘱两声的。”

  看着常庆渐渐远去,曲建红拉下护面,把单手锤扛在肩膀上,带动坐骑向西南巡视过去。

  事实上,这并非是曲建红一个人的担心,绝大多数黑龙骑士团出身的中高级军官进入界林后都睡不好——谁知道丛林骑士什么时候会杀出来?

  通云关和界林两个战区交界,和平年代没有少搞演习那帮骑狗的虽然冲刺度不快,但是在森林地带真的是神出鬼没、战无不胜的代名词,还没有听说过哪支部队在森林里击败过同数量的丛林骑士。

  丛林骑士到底会站在那一边?现在是一个未知数,估计五五开吧。如果没有铁都亲王,帝国生叛乱,丛林骑士的立场就不用说了,但是,铁都亲王殿下在去北部联邦坐镇之前曾经在界林战区服役过数年,还在丛林骑士第三大队担任过主官,该大队三个中队虽然后来在红石陛下历年的精兵强政中6续被裁、被编,谁知道铁都亲王会不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把直属得力部下调到其他大队呢?

  “近万丛林精锐骑士……”曲建红在空旷的大营里巡视着,心底泛起一阵阵寒潮。大营里除了轮值的士兵所有帐篷里全都传来了山呼海啸的鼾声,包括战马都站在拴马桩旁边呼呼睡觉,曲建红真想走进每一个帐篷里,把里面所有人都叫醒,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权利这么做……连续急行军五六天,自己是高级军官,有着种种特殊照顾,还累得不想动,今天晚上贸然把所有人叫醒,明天行军就必然会打折扣,明天晚上就可能累得连轮值军人站着睡着了。

  “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后人,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计者也。军争为利,军争为危。举军而争利则不及,委军而争利则辎重捐。是故卷甲而驱,日夜不处,倍道兼行,百里而争利,则擒上将军,劲者先,疲者后,其法十一而至;五十里而争利,则蹶上将军,其法半至;三十里而争利,则三分之二至。”曲建红突然想起了还在帝国高级骑士学校的时候,教授给自己讲读的《孙子兵法》,唉……远征军从成军之日起,就没有一天不是在日夜不处倍道兼行……

  就在曲建红念头想到这里的时候,座下黑色的地行龙突然抬起了头,一对拳头大小的尖耳朵在空中颤抖了一下……

  少年大公爵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凝重起来,也不管身上重达几十斤的甲胄,飞升跳下坐骑,从怀里掏出了1o厘米长的梧桐木听筒,趴在地上仔细听……

  从地底下,仿佛有数千只蚂蚁在开会,奚奚簌簌响成一片。

  “敌袭!敌袭!”曲建红大吼着跳了起来,翻身跃上了地行龙。

  轮值的士兵愣了一瞬间,才反应过来,拼命吹起了敌袭号角!

  魔法历八年冬一月九日,池傲天远征军在界林遭遇伏击,在广袤的界林中,本来处于敌对状态几支部队不约而同的采取了”不对抗合作”方式对远征军进行围攻——全军覆没的危机时隔一年再次大驾光临。

  还好,本杰明教授的离去,足以说明事态的严重,负责中军的苏文早就明令各部队全员枕戈待旦!

  敌袭号角响起两息之内,所有的灯笼把全部被熄灭,整个大营陷入了一片漆黑中,借着天空的星光,远征军以曲为单位迅集合。

  “大人,大人,怎么办?”啊浪替曲建红收拾完毕刚准备躺下睡觉,一头雾水冲了出来,小男孩困得两眼都睁不开。

  曲建红一把伸手拉下了护面,声音从护面后绕了出来,带着一股冰冷的金属味:”跟着我,先去东门!”

  现在大营西面是沼泽,就算逆匪里有丛林骑士,也应该是从东、南、北三个方向起攻击——有丛林骑士可从来没有听说有沼泽骑士。远征军在返回摩亚达后,还专门去见识了桑干河北大青山沼泽防御工事,一个个叹为观止,除了飞行骑士外,没有人能想得出任何办法。

  当时就有军官开玩笑,这如果把通云关两侧都挖出5oo米的沼泽区,那真的是固若金汤了,马上就有人跟了一句:”废话,为啥说固若金汤,汤就是说这沼泽里的水。”

  曲建红和啊浪两个人刚冲到东门,就听到对面的大6公路上传来扑扑的声音!曲建红久经战场,马上听了出来:这是用软毛毡裹了战马蹄子后出的特有声音。

  大公爵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对面的骑士也察觉到远征军大营里的异变,天空里瞬间出来了象雨点一样密集的咻咻尖叫声!

  “起盾!”曲建红刚刚大喊了一声,白色的箭羽仿佛狂风里的茅草一样拼命落下!曲建红稍微拨转了地行龙头,数以十计的箭羽叮当乱射在板甲上,铁制三棱箭怪叫着从钢板上划过,小碗盾上被钉了十多根箭羽。

  跟在曲建红身后的侍卫骑士啊浪身上还是金皮合成的铠甲,全身缩在被射的如同刺猬的腕盾后面,腿部露在外面,一边中了一箭,战马前半身被射成了筛子,嘶鸣着一头摔倒在地上。

  丛林骑士怎么能射出这狂风暴雨般的箭羽?借着朦胧的星光,曲建红向正东看过去,当时有点懵了!

  在正东的大6公路上,并不是想象中的丛林骑士,竟然……竟然是半人马弓箭手!

  操他***!

  曲建红恨不得重重把盾牌摔在地上!

  谋逆是诛灭九族的大罪!

  叛逆依附敌国尤其是在战争中起兵叛逆依附敌国是诛灭九族而且绝不赦免罪加一等的滔天大罪!

  这帮骑狗的混蛋……铁都亲王刚刚战死,这么快就已经找好了新的主子?

  天空中猛得转来一阵阵弓弦响声,远征军一百多位森林精灵骑士全部升空,在深夜中,森林精灵的视力无人能出其右,又占据这高度的优势,冲在最前的半人马弓箭手应声被射倒一片!

  敌营里马上响起一阵大吼,一群半兽人和熊人士兵举着一人多高的塔盾冲到了最前面,精灵们的箭羽啪啪啪被塔盾反弹的四处都是!

  “吼杀——吼杀——吼杀——”法诺斯重步兵方阵怒吼着,一步一步向前推进,森林精灵们射进塔盾缝隙里的箭羽虽然带起一片又一片的血浪,但是却根本无法撼动这些顽强生命的意志——在整个众神大战中,法诺斯军团重步兵表现优异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再向前推进,进入了大型手弩的射程范围,远征军重骑士们人手配置一把,弩弦像雨打芭蕉一样响起,鸟卵粗细的弩矢啁啁地把空气划得燥热,像石块一样砸在塔盾上,就算这样,法诺斯重步兵竟然还是咬着牙向前推进到1oo米的范围!

  “射!给我射!”大大小小的一线指挥官吼出来的都是一个词!

  漫天飞舞的箭羽中,曲建红跳下坐骑举盾挡在啊浪身前,把手伸进怀里摸了摸,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

  “大人,您不要管我,我……”战马早就魂归芳草纷纷的故土,小男孩从地上爬了起来,用力拔出了箭杆,鲜血顺着皮甲缝子向外涌动,从皮甲上能看到大腿肌肉突突乱颤,但是小男孩愣是咬着牙一声不吭,从怀里掏出皮绷带,把大腿根全都扎紧。

  “唔……总听说艾米大人每次出门都会拣点什么好东西回来,想不到,你的表现还挺不错。”混乱中,曲建红冷冷说着不咸不淡的话。

  黑暗中,另外一位地行龙骑士带动坐骑冲了过来:“谁看到了曲将军,谁看到了曲将军?”正喊着,差一点一头撞进曲建红的怀里,少年将军一伸手拉住了地行龙骑士的缰绳,身躯庞大的地行龙一声怒吼,险些把年轻的勇士拉倒在地。

  “啊?”地行龙骑士这才现地行龙下面站立的少年大公爵,“大人!苏文将军大人命令,由阁下带队冲散正面的重步兵。”

  “嗯。”曲建红冷冷点点头,“把地行龙骑士全部集合,上好手弩,准备推倒围墙出战。”

  “是,大人。”地行龙骑士受命离开。

  少年大公爵先用匕把少年腿上的皮甲割开,露出了两个鸡蛋大小的肉眼,伸手从怀里掏出了治疗卷轴,随手撕开,一阵阵白色光芒扑到了啊浪的大腿上,接着用匕把皮绷带割断,皮甲下很快长出了新的肉芽并开始合龙。

  “听团长大人说,你父亲也是世家子弟,对么?”少年大公爵少有的柔声问了一句。

  “嗯,是,可惜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妈妈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10703/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