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池门家臣

小说:佣兵天下 作者:说不得大师 我要报错
  不得不承认,生在魔法历6年的攻城战都很有意思,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被后世骑士学校列为经典教程。www.

  众所周知的是,攻城战是战争领域内最为枯燥无味的一个部分。再有名的统帅,遇到一个很中庸的守城将领,只要对方粮草充分,人力资源不至于太匮乏,那么,战争的结局往往是一成不变的。同样,再有名的统帅,如果手中没有足够的军人和物资,就算镇守一座天险也注定会被攻克。历史上所谓的空城计,据考究只是一个名为“罗贯中”的吟游诗人出于对自己心目中偶像的崇拜而创作的。而且,如果当时领军的不是那个生性多疑的暗黑精灵司马懿,换成许褚、典韦这样典型的二愣子狂战士或者庞德、张颌甚至是夏侯渊这样以勇猛着称的半兽人猛将,空城计早就成一曲笑谈了。

  生在魔法历6年的这些攻城战之所以受到如此高规格的待遇,其根本原因在于期间展现出的前所未有的变化。

  其中最经典战役的莫过于汉堡城第一次攻防战和德里城攻防战,这两次战役无疑分别开创了一个新的战术手段。

  汉堡城第二次攻防战紧跟其后,后世用兵专家提到这场战役,大多数人都会用“痛快!”这样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交战的双方,一位是当时已经鼎鼎大名的优秀统帅,而另外一位是在用兵领域还没能暂露头角的年仅22岁少年。在第一轮较量中,处于攻的一方并没有占尽优势甚至可以说还略微处于弱势,而守的一方由于困守孤城,虽然拥有强大的反击能力,但是却极为小心翼翼地希望把这种优势保持得更加长久。

  双方攻防转换极快,在非常短的时间里不断反复调动部队,虚虚假假,尽可能的给对手造成错觉,攻的畅快淋漓,守的稳重如山。就像一个得道多年的老狐狸垂涎着眼前的美味—一只小小的响尾蛇,老狐狸不断绕来绕去希望找到响尾蛇的弱点,一举吞下,而小蛇知道自己一击致命的毒液并不多,不断虚张声势露出尖锐的牙齿,把浓浓的杀意隐藏在稚嫩的面容下。

  看着城头浓烟滚滚,达海诺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所有的部队全部推了出去,但是,就在嗷嗷叫的部队冲上去百米左右的时候,老统帅突然让传令兵下令除莫拉兽最先投入的部队外,全线撤退。

  千人长们简直不相信这样的命令是自己最尊敬的元帅阁下下达的,烟往高处走,兽人们敏锐的眼睛已经看到城头上的军人们乱成了一团,而城下向法诺斯军团这一方几乎没有烟雾,这简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怎么能放弃呢?“元帅阁下不是得老年痴呆症了吧。”这样的念头不仅是在一个军官脑子里闪现。

  出于对老帅近乎盲目崇拜的尊敬,上弦……不,是已经离弦的利箭硬生生再次收了回来。

  就在军人们刚刚撤回出地的一瞬间,刚刚亮的天空在一瞬间重新黑了下来,太阳,似乎从东天刚刚升起,立刻被某个巨人重重的一巴掌抽了回去。

  “那石块,就象急风暴雨一样扑打了下来……不……更准确说,就象一团无边无沿的乌云,向我们覆盖而来。”莫拉兽在战后如此描述着当时的景象:“巨石落地出响彻天际的轰鸣声,那声音把两头巨龙的嘶鸣声完全覆盖了,眼前的地面被平均砸低了半米以上。”半兽人不是喜欢说话的种族,这样的描述出自半兽人最高统帅之一的嘴里,可信度极高。

  最为强悍的熊人士兵看着眼前的地面,眼睛里都流露出对死亡的恐惧。数千同时落地的石块,把军人们脚前的地面夯低了半米,无数的石块均匀地散布着,就像用青石铺建了一个广场。

  莫拉兽最先派出的几个千人队此时已经推出冲车到了汉堡城前150米左右的地方,从这里开始,冲车以及没有太大作用了—前面是数百阶石阶。这些幸运儿们回头看着身后突然下陷的地面,脸上露出了死灰一样的神色。

  汉堡城的投石车还在继续射着,石块还在像雨点一样落下。

  而事实上,在第一轮投石车射后,一股冰冷的寒意在大青山的脑海中飘过,糟糕,中计了。“投石车停止射!快!”大青山在城墙上大声的喊着,可惜,滚滚黑烟不仅仅攻击着军人的视线,120架投石车分布在方圆两千米的地方,骚乱中,根本没有人听到这个命令。

  大青山一把拉住了身边的一位精灵长老:“阁下现在立刻去矿井冒烟的地方,用魔法把矿井封起来,能做到么?”

  “能!我现在就去。”中年精灵肯定地回答。

  “快!记住。一共有两个矿井。”说完,浓烟滚滚中,大青山顺着跑道下了城,城下,烟雾并不多,小佣兵团的几个中级干部正在指挥部下抱着棉被去矿井填堵。

  “过来!”大青山一把拉住了一个中级干部。现在小佣兵团人数年年爆增,几大主要干部又经常不在团里,在中级干部这一层大青山有些认不全了。

  少年们从来没有看到大青山有过这样的表情,所有人一惊。几个中级干部全部跑了过来。

  “你们不用管矿井了,精灵长老负责此事。立刻派人去通知所有投石车,立刻停止射,立刻,快,违命者,斩。重复一遍!”

  说话从来不用命令口气的第一副团长阁下竟然在一句话里用了三个立刻,这还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三个佣兵曲长一级的干部大声重复了命令:“所有投石车停止射,违命者即带着自己的直属部下冲了出去。

  “大剑士、精灵弓箭手、狂战士、阻击剑士,全员集合!草原弓箭手,全员集合!”大青山在城墙下大声吼着。

  城墙下相关的佣兵们立刻注意到副团长,不知道该忙些什么好的少年们快跑过来,两个小佣兵团剑士营的海豹角号手从慌乱的人群中挣脱出来,立刻吹响了小佣兵团内部紧急集合号。

  一群一群的佣兵冲着号角声跑了过来,小佣兵团第四副团长草原精灵弓箭手格尔苏也招呼着自己的部下也跑了过来。

  “你来的刚好。”大青山看到格尔苏松了一口气:“达海诺用计,想消耗我们的投石车石料,我估计刚才那些石头全打瞎了。有一部分敌人顶着冲车已经到了城下,我带几个营去剿灭他们,你带着草原弓箭手营在城墙上看着,如果敌人本部敢冲过接应,立刻用投石车狠狠地砸。对了,每次投石只投标准量的四分之一。这样投石车的射程远比标准远几十米,不要浪费。”

  “是!阁下。”格尔苏就像一个初级佣兵一样向大青山施礼后带队离开。

  大青山回头看着眼前的一群群的少年,用力抿了抿嘴唇:“敌人已经冲到了城下,别的我也不多说了,每一个人都应该知道我们与这部分敌人的渊源,我需要有人和我一起下去搏杀这些敌人。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佣兵,留下来,不丢人。现在,做好心理准备的人立刻去城门口集合,鼓响冲杀,号响撤回。我再重复一遍:‘鼓响冲杀,号响撤回。’”

  小佣兵团和法诺斯军团之间的战争无需任何动员,连续几次战争早已经给双方划出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这鸿沟之下是数万人的尸骨。最近,又有万余北部联邦战士被法诺斯军团设计陷害,国仇家恨搅绕在一起乱成了一团,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解开。

  没有任何小佣兵表现出任何一丝犹豫,所有被点名的佣兵扔下手中多余的器械,在自己直属干部带领下快向城门跑去。就这这时,有人不干了。

  此前,霍恩斯本来还准备派阻击剑士营悄悄前往花语平原协助池傲天远征,这样的消息一透露,其他几个剑士营都快闹翻了天,中级干部见到霍恩斯就委婉的表达一下下属的参战决心,多数少年刚刚张张嘴,已经无法说出话来,泪水顺着脸颊滚滚落下。普通佣兵战士尤其是来自冰封大6的少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虔诚的态度。从来不会耍心眼的冰雪少年们每天想着办法把霍恩斯伺候得舒服一些,早上打洗脸水晚上打洗脚水的佣兵们都排到了小佣兵团大门口。如果不是霍恩斯后来离开,肯定已经有一部小佣兵离开汉堡前往花语平原。

  现在敌人杀到了家门口,看着被海豹号角点名的佣兵营向城门跑去,骑士营和狂战士骑士营的佣兵们有点懵,怎么,这怎么没有自己的事情?

  为了参加封龙仪式,其他几个营队的主官几乎全部去了封龙台,只有这两个营队的主官一个不拉都在汉堡城。

  远处嗷的一声传来了不应该是人类的声音,一个彪悍的大个子催动地行龙狂奔而来,在大青山面前紧急拉住了坐骑,轰隆一声跳了下来:“大青山大哥,为啥又没有我们狂战士骑士营的事情?我们就是后娘养的呀!艾米大哥在的时候,好事从来不拉下我,艾米大哥一走,追随池傲天大哥去花语平原没有我们的事情,封龙没有我们狂战士的事情,现在敌人就在城墙下打仗,也没有我们的事情,为啥,为啥,为啥呀!!!大青山大哥,你要急死我呀……”狂战士骑士营队长满脸通红,在地上蹦蹦地跺着脚,抡起手中的战斧吭吭地剁着地面,半尺厚的青石板一块块裂开。

  骑士营队长韦群、副队长约德带着队伍也赶了过来,看着狂战士骑士营队长暴躁地举动,骑士营少年队长一句话没有说,在大青山几步外翻身下马,大步走到小佣兵团第一副团长面前,不顾一身甲胄,咕咚一声跪倒在地,咚咚咚的磕响头……大青山眼前的青石板立刻殷出斑斑红色,豆粒大的泪水从池家家臣后代高贵头颅仰俯间四散飞扬,敲击在冰雪地面上出清脆响声。

  韦家从500年前就是池门的家将,在通云关领地内拥有世袭男爵的爵位。池田萌东征,韦家家主长子参加了前期战役,半年后战死!接到长兄骨骸、盔甲的当天下午,18岁的次子穿上兄长留下来的铠甲快马加鞭向东征军报道,一年后,韦家次子战死,死讯送达家中的同天,家主最小的儿子年仅15岁的三子,披上两个哥哥留下的甲胄,和一批同样年龄的通云关贵族子弟大声唱着黑龙骑士团之歌,义无反顾离开了家。四年后,池田萌远征大军凯旋而归,年仅19岁的韦家老三已经是东征大军骑士大队长,并正式享有帝国世袭罔替的伯爵称号。

  但是,韦家并没有因此而脱离池门,500年来,韦家一直以家臣的身份侍奉着池家,从无任何逾越之处。十几年前,被配南疆服役的池寒枫因不喜和父亲呆在通云关池府,最愿意去的地方就是享有伯爵称号的韦家,当时,韦家家主排行第三幼子的韦群年仅2岁,对于这个从帝都来的身上有无数玩具的池叔叔最是喜欢不过,小时候,抱着池叔叔脖子拉屎撒尿的事情韦家老三可没少干。

  小佣兵团正式成立骑士部队的时候,韦群就如同此前韦家十多代前辈一样,毅然放弃了自己在军旅中的前途,以黑龙骑士团小队长的身份退役,千里迢迢来到帝都报名成了小佣兵团中普通一员,历经断冰港、汉堡城第一次攻防战等战役,此后在原骑士营(兼)队长池傲天远征后正式成为小佣兵团骑士营队长。

  看着自己的队长咚咚磕头,数百位骑士全部从战马上跳了下来,能够加入小佣兵团骑士营的,多数少年家庭都和池寒枫或者艾米等人有着一些难以割断的联系,其中八成以上或者来自于南疆通云关战区或者来自于冰封大6……

  “副团长,让我们去吧!”在众多少年骑士簇拥中的几个骑士营干部们刚刚说完这几句话已经泪流满面,大青山目光所到之处,一片又一片的头顶白色簪缨身为帝国贵族骑士的少年无言地缓缓跪倒在地……

  大青山的眼睛在这一瞬间再次湿润了……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10703/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