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悉闻惊变

小说:佣兵天下 作者:说不得大师 我要报错
  “将军,这样不行,敌人弓箭太强,把盟军全部牺牲掉也不可能冲上去。www.”冲锋阵营最高指挥官苏文拨马来到了池傲天身边。

  “你的意思?”

  “盟军都没有怎么见过阵仗,见到这么密集的箭雨自己就吓破了胆。投石车不能这么用了,一架投石车配置盟军一个百人队,每两架投石车为一组,同时从多个方向向城墙推进。这样汗血草原精灵的攻击也会被分散。每一组承受的压力小。”在冰雪大6见多了战争的苏文立刻想出了办法。

  “好。还有,调一个居民万人队上去,直接冲城门。实在不行,把冲车推到城门下,浇上火油,烧城门。”池傲天黑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丝寒光,直接把平民的队伍推上去,对于任何一个有骑士精神的人都是一种巨大的挑战。

  “这个城,还真的不一定能破呀。”塔扬不知道什么时候带着邪恶卫士飘了过来,军师的语气里明显带着余兴未尽的感觉。

  三个最高军官都沉默了片刻。攻城攻城,最重要的就是攻城部队必须占有绝对的兵力优势,5000军人守城,只要指挥官不出混招,只要对手阵营里没有龙骑士,那么直接抗衡1个万人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在大6战争史上,不乏5000人成功抗衡10万人攻城的纪录。罗德城内,现在已经有的精锐部队5000,其中还有1000个精灵神箭手,城守直属部队1000,剑士营3000,佣兵2000,再加上城内贵族、商队等武装,总战力肯定突破了15000大关。还有10多万居民呢,里面15~45岁的壮劳力就不下三万。铁手拦江大公根本不出击,把一个罗德城守得的和乌龟王八蛋一样结实,在这种情况下,以5000正规军和15000民壮想克城,这太难了,或者更直接说,可能性小于0.1成。

  “恩!知道了。把这些居民全部消耗干,就撤。给他们扔下一个包袱,多消耗一些汗血佣兵,省得他们跟在**后面。”冰冷无情的话还是把塔扬和苏文都吓了一跳,不过,这也是两个中老年人能想到最有效的办法――五六万居民连续不断的攻城,必定会给城市带来极大的压力,汗血佣兵团最先投入守城的一定是精锐部队,只要能把这些军人消耗得差不多,也就可以了。撤退后,不用担心敌人是否会追击,不论敌人是否有实力追击,现在这个季节已经限制死了。处于亚热带地区的花语平原根本没有春天,过了干旱的冬季,直接进入多雨的夏季,就算守军不救助受伤的居民,那光掩埋这些尸体也需要大量的人手,否则……闷热的雨季一到,就等着瘟疫爆吧。罗德城还处于交通要道,哼哼……到那个时候,就算跪着请黑龙骑士团光临,也不会有人来。在历史上,为了消灭大规模瘟疫,可不是只有一两个城市连人带建筑被当政者全数付之一炬的。

  城墙上,寒寒和铁手拦江看着下面众多投石车一一分散,接着黑色地行龙骑士们象赶羊一样,把一群群老百姓推到最前排,数十具简易的冲车对准了城门。两张饱经风霜的脸上都露出了凝重色,真正的考验到了。

  “咚……咚……咚……咚咚咚……”催命的战鼓声由疏到密。

  “冲啊――”地行龙骑士们挥动手中的皮鞭,替民壮们呐喊着。

  巨大的冲车轮轴咕噜、咕噜、咕噜声成片响起。

  帝国标准的冲车,高三米五,长十三米,宽五米,由8~10根一人粗的硬木组成,冲车最前方,硬木被整齐的锯成了锲形,最中心的硬木上包了三厘米的铁皮,比骑士枪还锐利。冲车两侧是挡箭披,下面可以站40个军人。冲车上面覆盖着湿土,就算浇上油也很难被点燃。

  黑龙骑士团有自己的工兵队,在组建北征军的时候,20多个骨干和军官被划入其中,大草原上,也很难找到合适的材料,大部分冲车都是凑合做的。体积小了很多,轮子也是从马车上卸下来的,轮细,很容易陷入泥土中。有聊胜无,反正是用来被消耗的。

  比冲杀声更大的是铺天盖地的哭喊声。

  聪明一些的居民们看着城墙上闪烁的刀光,猫着腰尽可能躲在冲车挡箭披下,年纪小一些的孩子被眼前成片的尸体吓得腿肚子打颤,一边被绳子拽着向前走一边大哭不止。

  “要想活命的,快从地上拣起盾牌和武器,快……”一些不知道是何居心的黑龙骑士们在后面指导着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居民们。

  散成一条线的冲车阵刚刚进入400米草原精灵的有效射程,80多个投石车喊着号子同时前进了。

  “边行边射!”没有等投石车进入有效射程,苏文已经出了命令。

  80多辆投石车把碗口大小的时候象冰雹一样向前方射去,石头轰隆隆砸在城墙的半腰、落在地上、落在正在前进民壮头上……灰色的砖末、绿色的碎草、红白相间的脑浆象滚开的水一样在碧草蓝天下沸腾了。

  不论是天上的森林精灵还是城墙上的草原精灵,在这一刻,竟然全部想到了两个字:谋杀。

  “射!大人问你们,为什么不射!”寒寒的亲卫气急败坏地顺着城墙冲了过来。

  “下面全是平民。”草原精灵弓箭手千人队长欧罗是400多岁的壮年精灵,很为难的看了一眼亲卫。

  “那怎么办?难道等死么?这就是黑龙骑士团的阴谋诡计,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射!快,射!这是团座和副团长大人的命令。”

  欧罗无奈地摇摇头:“平民和冲车在一起,现在也没有危险,我们还是先解决有威胁的吧。目标,投石车,射!”

  铁手拦江和寒寒听了亲卫的陈述,都苦笑了。真没有办法,对待草原精灵这样的部族军队,还真没有办法完全按照军队要求他们,否则……第二天就可能全部都跑得不见了。欧罗说得也有道理,毕竟这些冲车要冲到城下才能起到作用,事实上冲到150米就已经进入了城墙上人类长弓手的射程,再近一些,角弓手也有用武之地了。犯不着为此事惩罚欧罗。

  “嗯……”寒寒的眼睛猛得眯缝在一起:“那些狂鹫骑士动了。”

  哦?铁手拦江一惊,在这场攻城战中,最大的变数就是这不足1000人的狂鹫队伍。而在此之前,池傲天可是凭借着这些狂鹫骑士先汉堡再德里,两战两捷。如果这些狂鹫骑士只是在草原精灵射程之外向城里射箭,不足为惧,在这样的高度,箭随风走,下落的度快是快,但是肉眼就可以看到箭道,很容易躲闪开。只是,如果池傲天再来一次降突袭,甚至是直接对其他城门起突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寒寒,你带着两个幻兽骑士,再从重骑士中拉出500人做预备队,一旦这些狂鹫骑士降落,立刻赶到阻止他们……”铁手拦江想了想,脸上露出了坚忍的神色:“优先搏杀狂鹫,只要能搏杀这些狂鹫骑士,就算把重骑士千人队都耗光了,也值得。”当然值得了,如果能够击毙所有的狂鹫骑士,就算把德里城丢失,这个帐也太划算了。

  “好,放心吧。”寒寒的坐骑龙早已经落在城内,骑士跨上龙背,巨龙贴着民居房顶呼啸而去。

  唉……铁手拦江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这个寒寒……勇猛是勇猛了,但是……怎么凡事都不怎么动脑子,跨上龙了,这些狂鹫骑士还会落下来么?算了,喊也喊不回来了,就算作了警戒吧。

  正想着,天上的狂鹫骑士们突然压低了高度,这已经离开草原精灵的直线射程外了,狂鹫和骑士同时出一阵阵欢呼,罗德城的上空传来一阵阵雨打芭蕉的声音,骑士们根本不怜惜手中的箭羽,冲着西面城墙,重复着做着拉弓放箭的动作,以上打下,城防士兵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一整面城墙上被放到了数百人之多。

  “快!撤,去北城墙!”常庆看着南城墙分出一批草原精灵弓箭手正向这边赶过来,少年大声的命令着,随手打开了一个口袋,拎着口袋角,向下一抖了,黄褐色的粉末被风四散吹落,在空中出星星点点的光芒,落在下面的建筑物上,淡淡的青烟瞬间向上升起。被组织起来的居民们顶着铁锅挑着水桶出来救火。

  狂鹫骑士们立刻向北拉动坐骑,把更多的箭羽射向了城墙上的军人。

  在罗德城上空,上演了一场闹剧。数百个狂鹫骑士不断的骚扰着三面城墙,把分出来的300人的草原精灵累得够呛,两个龙骑士不敢直接升空――在极高的天际,还有10个狂鹫骑士正在迎风翱翔,铁手拦江出生在海上,眼睛极为锐利,早就看出了这些骑士正中正是黑色闪电。显然,这就是一个明着摆下的陷阱。

  就在这边闹剧上演的同时,城墙正南的攻城战已经进入到最关键的时候,草草制作的冲车冲门的效果不知道怎么样,但是,挡箭的效果却相当好――这些冲车都是用居民家里的主粱做成的,30多厘米粗的木材,轻轻松松挡住了所有的箭羽。浓烟中,居民们一个个捂着鼻子紧紧贴着冲车,冲车都快到城下了,倒下民壮不会过1000人。

  城上的军人都急了,火箭一波一波向下射,只是效果不大,冲车上铺了20多厘米深的湿土,早上起来刚浇透了水,火箭落下就灭。

  “火油!快!”铁木哥拉迩在城墙上跳着脚的嘶喊命令着。一锅一锅的火油贴着城墙倒了下来,最前面的几架冲车上顿时浓烟滚滚,隔着湿土,隔着木头檩子,滚烫的空气向下炙烤着,火油顺着木头缝隙低落下来,落在谁身上,立刻跳起了一片火苗。

  熊熊大火跳跃着吞噬着一切,没有战争经验的居民们全都慌了,掀翻了冲车,拉拉扯扯地向后跑去,城墙上的人类角弓手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数千个弓箭手不停地拉动角弓,洁白的死亡箭羽毫不留情地射向手无寸铁的居民,一片一片的居民向前扑倒在地……惨叫声绵延不绝于耳。

  一小部分居民刚刚哭喊翻滚着逃出了城墙上弓箭手的攻击范围,从正面突然飞来一片劲弩矢射中,鲜活的**被巨大的冲劲掀飞。一队黑色地行龙骑士冷冷地举起手中的劲弩:“后退一步者必死!快,回去!快!去用冲车冲门,否则,全部处决!”

  “我不想死……妈妈……我不想死……”一个半大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解脱了左臂上的绳子,浑身上下除了硝烟就是血痕,哭喊着转身向另外一个方向跑了下去。一匹黑色的战马从军人中狂驰而出,雪亮的战刀在空中划出一道残痕,少年的身躯瞬间矮了半截……鲜血从腰的部位噗噗串了出来。

  “混蛋!你们自己来冲锋吧……拿我们做……”人群中一个男子愤然站出,但是……话还没有说完,男子连同身后的十多个人全部被呼啸而至的劲弩射成了碎片。

  “去地狱或者天堂中诅咒吧!记住,如果没有汗血佣兵团最后插着一手,这座城市早就被攻克了,你们绝对不会被拉来做替死鬼!”骑士大队长掀开面具大声斥责,挥舞起手中的长鞭把一个居民抽翻在地。

  花白头的老人、壮年男子、苗条村姑……前后都暴露出来死亡阴影把所有人都压迫得嚎啕大哭。宁作盛世狗不做乱世人,什么乱世出英雄,每一个英雄背后至少躺下了一万具尸体――乱世,人命……不值钱。

  罗德城,仿佛就是一个巨大的沙盘。

  一边是黑龙骑士团和佣兵团的军官,另外一边是神圣教廷和汗血佣兵团的干部,在这个沙盘上进行演练。所有能够想到的攻防办法,都被拿了出来。

  投石车一架架的被破坏,冲车一架架的被烧毁,城墙上弓箭数量一点点减少,火油已经全用完了,已经开始杀猪羊熬牲畜油了,第一个万人队在傍晚时分全军覆没了,池傲天毫不犹豫投入了第二个万人队――两百多架投石车和冲车燃起的滚滚大火可比火把亮多了。狂鹫骑士撤下了一半,剩下的还在天上翱翔着,时不时偷袭着某一段城墙。远处还有运输队在拆附近村镇的房屋、教堂,运到大营中,工兵们正在连轴转,在做新的攻城设施。

  深夜子时未到,第二个万人队也从作战编制中消失了,冷酷无情的少年不动声色地命令士兵们拍醒已经就地迷糊着了的第三个万人队。

  铁手拦江没有想到敌人竟然连夜攻城,所有的防守器械都已经告罄。还好,大公爵经验丰富,擂石没有了,立刻派人把城墙附近的所有的民居扒掉,粗大的檩子锯开钉上铁钉运上城墙顶替;沸油没有了,从厕所里掏上成桶的大粪,撒入金黄的小米和黑色的巴豆,在城墙下用大火熬开,用小木桶泼向云梯,这种焦汁落在衣服上,瞬间皮开肉绽,眼看着皮肤一点点的溃烂……

  凌晨四时,天刚蒙蒙亮,南墙已经有三处被砸塌,外面的两尺多厚的青石砖稀里哗啦的倒下去,里面的红土向外倾泻,跟在民众外面窥视很久的盟军在黑龙骑士团军官带领下象狼一样扑了上来,铁手拦江眼睛通红把自己手中的预备队也调了上来,连续20个小时的攻城,最先投入城墙的8000战力最少也伤亡过半。就在同一时刻,为了扯动敌人的兵力,池傲天在投入新的一个民众万人队的同时毫不犹豫地在另外一个方向也投入了一个民众万人队。

  这已经是池傲天手中最后一支民众万人队了,战争进行到这里,基本已经进入尾声。胁裹来的居民马上消耗殆尽,盟军部队现在也投入了两个大队,如果把剩下所有的黑龙骑士都投入攻城,或许还真有一线希望破城,但是……那样的话……代价太大了。就算破城,巨大的伤亡数字也是外线作战的北征军团无法承受的。池傲天和苏文简单商量了一下,准备在攻城进行到最后时刻安排撤退。

  就在此时,在罗德城南方突然响起了急骤的马蹄声,一小队骑士紧紧贴着马背狂驰而来,在战场的外围,一个高大欣长的骑士从马背上一跃而下,拉开手中的一人多高的长弓,一声轻微的弓弦响过,淡兰色的一支长箭带着一种特殊的响声射上了城墙。

  草原精灵弓箭手队长欧罗拣起长箭刚刚看了几眼,脸上神色大变。

  铁木哥拉尔小跑过来:“欧罗,下面射上来的是什么?”

  高大的草原精灵把手中的长箭给了旁边的伙伴,缓缓举起自己手中的长战弓,在东天朝阳映射下闪烁着寒光的箭尖对准了新的目标:铁木哥拉尔。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10703/281/